夫诱

小说叫做《夫诱》是“半只尾”的小说。内容精选:夜风凉爽,仍没吹散身上粘腻的触感烛心发出噼啪炸响的声音,灯影晃动,在墙上勾勒出少女曼妙的身姿江念芙让连翘关好门窗,慢慢脱下了轻薄的衣衫未曾退下的病热把她的肌肤蒸腾的粉嫩,奶香也因这体热而四散蔓延在狭小的卧房内连翘轻嗅鼻尖,看着江念芙纤薄的脊背,不自觉红了脸“小姐,您这是干嘛啊?”江念芙换了身松快衣裳,放松精神坐在桌旁,这才后知后觉到有些头昏脑涨“今日染了...

精彩章节试读


整个沈府之中。
江念芙的姐姐只有江琳琅在场。
再加当时江念芙晕倒且是江琳琅第一时间发现,兰花又是她身边的丫鬟?难不成?
沈修筠眸下思绪复杂,暗做深思。
高门大院的糟践事,向来不少,奴婢替主子担事又岂非一件?
他稍作反应,动作放柔将江念芙拉到床沿。
冷眸望向花容失色的江念芙,试探的问,“本世子在,无人敢杀你,江念芙,那时候对你动手的人到底是兰花还是旁人?”
“我。”江念芙清醒不少,抬起水漾大眼。
只看沈修筠正色的脸一眼便瞬垂下头颅。
“江念芙?”沈修筠因她黏糊的态度生怒。
门前吱呀一声将沈修筠的质问打断。
此时一直在外等候的江琳琅听信而来。
她眼眶下仍是红的厉害,不同于之前的暗红,现下分明是恼怒的赤色。
江琳琅掩饰的很好,未叫人察觉自己僵硬面容,迅速上前大哭将江念芙抱住。
“念芙,瞧瞧你可怜模样,且真叫姐姐心疼啊!”
她哭完触及江念芙粉面,旁人瞧不见的地方,江琳琅冷眸勾起一抹邪笑,无声的告知。
“要是敢说出去,明日便叫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江念芙本就惧她,更不说被如此相挟。
身体已是不受控制的颤栗,却仍且只能摆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,“谢谢姐姐关心,念芙没事。”
“这就好。”江琳琅于暗影下戏谑一笑,手看似轻柔落于江念芙身前,却是暗自用力。
伤口微合,正痛意入骨。
江念芙不过血肉之躯,再经折磨,面如死灰。
“先让人休息吧!夫人今日辛苦,大可明日再来。”沈修筠的沉声将她救下。
江念芙低声粗喘,牙齿颤颤,受伤的地方仍在抽痛。
江琳琅咬唇不悦于心,扭头却是满面笑意。
“夫君说的是,咱们快些回去。”
她又不死心伸手试图于沈修筠亲近,再让人躲开,却不小心露出掌前的伤痕。
“你受伤了?”沈修筠难得主动开口。
“没有。”江琳琅顿时难堪做派,匆忙将手掌掩于身后,立刻推开房门,“想是不小心磕碰,自己都没注意呢!夫君倒时眼尖。”
虽仅一眼,但沈修筠却能确认。
那处痕迹必然为用力所致的红痕,磕碰?不过骗他的说辞。
“夫君,走吧!”江琳琅不想留于此等晦气之地,再加催促。
“嗯。”沈修筠余光稍探床前,折身离去。
且等家中主子离去,门外的冬夏和连翘这才一脸担忧端药进屋。
“娘子,受苦了!”
二人人微言轻,又见兰花冤死。
便是想替江念芙伸冤也不敢拿命去换。
凉掉的中药苦涩无比,江念芙忍着浑身痛意吞下,毫无感觉。
她难掩苦笑。
想是身体太苦,该是将药味掩饰了!
“晕倒后,府里没有别的事吧?”
“有。”连翘垂着胆颤的眸子的,手臂发抖的指着屋外,“你在佛堂差点被掐死,所有人都说是兰花干的。”
“老夫人发怒,是将人给打死了!就在咱们院中。”
夏日炎热,院内的血腥味根本无法散开。
他们绕着弯走,心里那道坎却过不去。
嘭的一声,江念芙手中药碗骤然落地。
东西在地上滚了滚,竟也朝院中走去!
“娘子!”连翘和冬夏担忧唤。
江念芙背后此时一股寒意萦绕,后怕下浑身僵硬。
江琳琅当真好手段,今日能让无辜者替她承罪,明日便能叫她去死,如此算来,她那句尸骨无存绝非虚言。
如果再爬不上沈修筠的床。
她的下场恐怕是比兰花好不到哪里去!
江念芙瞳孔失焦,柔指渐渐捏紧被褥,喃喃自语。
“要么取而代之,要么如她所愿!”
“江念芙,你没时间了!”
翌日,沈老夫人将江琳琅叫去宗堂。
“跪下。”她一声厉呵,江琳琅惊恐做颤。
一时间脑中所有的坏念想浮与脑中,她渐生杀意。
江琳琅听话跪于蒲团,身体挺的笔直,目光死盯沈老夫人佝偻背影,语气淡淡,“祖母?琳琅可有做错?”
“做没做错?心中没有主意?”
沈老夫人依旧背身,衣裳的金丝晃眼,整个人高高在上。
江琳琅讪笑,仰头做无知状,“祖母指明。”
沈老夫人冷哼,突然扭头,浑浊的眼中失望尽现。
她挥袖手指江琳琅,“兰花打人的事情是你故意的吧?”
她问了佛堂的人,这才得知实情。
“孙媳不敢。”江琳琅闻之立刻否决。
沈老夫人眸中冷意凝结,轻言相嗤,“若是你承认了,老身到还能高看你一眼,现下是不认,你这模样真如硕鼠。”
江琳琅喉前一紧,因不明其意,额前虚汗相覆,眸下唯剩焦灼。
沈老夫人因而摇头,反恨铁不成钢,责意相告,“就是打个妾室,留条性命已是恩赐,你作为大娘子本有这个权力。”
“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将事情闹大!你且是以为以此相逼,老身那孙儿便会顺从你意?”
沈老夫人费力解释后失望闭眸。
想那江念芙惹得沈修筠挠心肝一般,瞧见人受伤便魂不舍守的。
再看江琳琅,唉......
沈老夫人将话摊开讲,话说的直接。
自也是往江琳琅的心窝子戳,利刃一般的武器搅的她心疼,脸因羞愧火热相间,身体更仿若重石压过,抬不起头。
她终是酸涩的开口,“祖母也要笑话孙媳吗?”
“何故如此?”沈老夫人再度蹙眉,她叹气,轻拍江琳琅瘦肩,好言告知,“老身只是让你放手,等人生下家中长子,那便是你膝下子,便是忍上一时又何妨?”
“跪下半个时辰,仔细想想。”
随着沈老夫人的离开,佛堂再起暗色。
江琳琅沉于阴影下,一个字都未曾听进。
她死咬后槽牙,恨意滔天,“连老夫人都向着你,江念芙,你这贱人何来的本事?”
绝不甘心,孩子她要,沈修筠的心,她也要。
三日后,沈修筠下朝后朝海晏堂走去。
他原本便身量极高,此时冠发,身披官服。
更胜得一句君子如玉世无双。
他回去时需经过九曲连廊,此处安静的生出骇意,右处灌木沙沙声不断。
“看招!”
突得,一根银剑自灌木中飞驰而来。

小说《夫诱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

点击阅读全文